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章节目录 125,宁远VS高君识,老狐狸VS小面瘫
????阿威眼里闪过嫉恨不甘,但转眼敛下。

????“云宝贝,你现在气头上,消消气。”

????辛云此时已经平静,一脸的淡然:“阿威,那天我在健身房,不过是短短几分钟时间,你就找了过来。我想你不会不知道我是谁吧?我的作风你应该也很清楚。只要我说了分手,就是分手。我从来不说气话。所以,你好自为之。大家好聚好散。”

????她看得清楚,缠上来的男人,有些是为了她的美色,有些是为了她的钱财,为什么都行。只要她当时看对眼了,相处一下也没什么不好。

????只是,事后纠缠是她最最反感的。

????阿威这种阳刚男,结果倒是最拎不清的,她看不起。

????阿威也是要面子的,被这样侮辱了,开着车就气冲冲地走了。

????辛云上来挽住许渺渺的胳膊,说:“小晴晴怎么还没来?”

????有点冷,她穿得又少,跺了跺脚。贺晴还没等到,倒是等到了高君识。

????这是许渺渺第一次见到高君识,传闻中的助理。

????他将车停好了,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双白色的帆布鞋,然后一双大长腿,再然后,穿着白色风衣外套的他站在面前,邻家大男孩的打扮,很无害。

????只是他脸上淡然,俊逸的眉眼,生人勿近。

????他手上挽着一件女士的长款毛呢大衣。

????“辛小姐,外面冷,下午降温了,这件外套你披上。”辛云拿下披肩,自然的伸手过来。

????高君识摊开大衣,站到她的身后。

????辛云本就高,穿了五厘米左右的高跟鞋,也只及高君识的耳朵。

????高君识站在她的身后,辛云伸出手穿过去,两只袖子套上,两人配合默契,自然又自然。

????毛呢大衣长及膝盖下方,套上去,暖意瞬间从背传遍全身。

????辛云眉开眼笑,狭长凤尾看过去,勾人心魄。

????“小识,真乖。知道姐冷,就送衣服来了,贴心。”

????高君识目光倏然像是冷了几分,但神色表情不动如山:“那我回去了。”

????“哎,小识,你还没吃晚餐吧?”辛云突然像是反应过来。

????有可能是因为高君识的识相,冷风中及时送来了大衣,也有可能是因为她没把高君识当外人,觉得高君识跟她这样熟了,嗯,留下来一起吃饭,也未尝不可。

????许渺渺说:“是的,高先生,你如果没吃,留下来一起吧。”

????辛云说:“对,对,我就是这个意思,既然渺渺都开口了,你留下来吧。对了,许小渺,别叫他高先生,他就一小弟弟。你要么叫他小识,要么叫他君识。”

????辛云看向高君识,神采飞扬:“对不对?”

????“君识。”高君识言简意赅,意思是叫他君识。

????许渺渺从善如流:“你好,我叫许渺渺,高君识。”

????两人一番寒暄,宁远也是刚到,同时到的还有贺晴。

????贺晴开着一辆代步车,二十万左右。她家世不错,当高中老师工资虽然不高,但稳定。车房家里人也早早给她备下了。

????宁远还没下车,就看到跟许渺渺和辛云站在一起的高君识,眼里闪过一抹深思。

????“宁远,大忙人啊你,我跟渺渺都到好一会了。”辛云还是每次见到宁远,都不忘挤兑几句。

????“那是,谁能像你辛大画家那样厉害,一副画吃十年都没有问题。”

????“呵,你收购的手段也不怎么样的。彼此彼此。”

????宁远和高君识目光对上,又默默离开,刀光剑影又很快趋于平静。

????“里边请,订了位了吗?”

????“订好了,芹菜包厢。”

????“好,请上二楼。”穿着制服的服务员带着他们上二楼。

????是一家湘菜馆,一楼的厨房都是开放式的,每一道菜都有展示。看中哪一样,拿走上面写有菜式和标价的木牌子即可。

????进了包厢,一一落座,关上房门,瞬间安静。

????他们几人,除了高君识是第一次见许渺渺和宁远,贺晴他是见过几回。

????宁远话倒是挺多。本就圆滑的一个人,这几年越发成熟圆滑世故。

????有他在,永远不怕冷场。

????“阿远,你想吃什么?”

????“你吃什么,我就吃什么。你们三位女士去点餐吧,我跟高先生聊一下。”

????“别管他们了。走吧,下去。”有吃的,贺晴就比谁都积极。

????三个女人笑嘻嘻下楼去。

????包间里,瞬间只有宁远和高君识两人。

????宁远脸上的笑意收了几分,看向高君识的目光意味深长。

????“高君识先生?辛云的助理兼经纪人?如果我没记错的话,君社集团的当家人,年少成名,高智商天才,十五岁掌管家族生意,仅用了三年的时间,就将君社集团变成了业界大咖,十九岁当家人退下,去念大学。只是,谁也没想过,你却甘于隐居在一个女人的身边,当她的助理?”

????高君识无害的气质陡然一变,如冷冽寒风扑面刮来,夹杂着暴风雪,让人无反抗之力。

????但宁远也不是吃素的,他压根就像没感觉似的,脸上的笑意反到更深,如春风拂面,将冷冽寒风消于无形之中。

????“你想做什么?”高君识脸上又恢复了高冷的表情,眼眸微动。

????他的眸色偏淡,黑色眼珠倒有点天然的灰,就像是混血一般,澄澈如琉璃珠。

????宁远哈了一声:“我没想做什么啊。不巧我的新婚妻子渺渺,是辛云最好的闺蜜。这闺蜜之间有时吹一下耳边风,都可以把好好的一段感情吹黄了,可真是厉害啊。”

????威胁,赤果果的威胁。

????看着宁远脸上的笑意,高君识只觉得怎么看怎么碍眼。

????他前两年刚退下的时候,手下培养出来的各分公司负责人,各高管,时不时还是来他的地方坐坐。

????宁远这个人,在两年前被某个手下提起过。关于宁远,别人的评价是毁誉参半。

????这个男人心计深沉,无比忍耐。但惯会伺机而动,一出手,就是绝地捕杀。

????“宁先生,聪明人不说暗话~”

????宁远打了一个响指:“跟高先生说话就是痛快,爽快。我要的很简单,西区的整个代理权……”

????高君识猛然看向他,胃口可真不小。

????“那也要你吞得下。”

????“这个就不劳烦高先生您操心了……”

????高君识冷着一张脸,不想看宁远笑得欠揍的那一张脸。

????楼下,许渺渺和贺晴与辛云上来了。

????她们做事情都是那种麻利,看好就出手的,不存在纠结。

????贺晴这个想吃那个想吃,但也是点了最想吃的。

????辛云跟着父母从小尝遍各种美食,点菜自然是火眼金睛,无一失手。

????许渺渺就是做补充的,看着她们点的,再加了几道。

????辛云手上拿着黑色点餐棒,推门而入,发现宁远正在给高君识倒茶,而高君识冷漠脸,全程不爽,仿佛大爷一般。

????辛云也来气了,这里在座的,都比高君识大三岁,也都是她的朋友。

????她连前男友阿威都没带上来吃饭,就带了高君识。高君识还摆什么脸色。

????“哎,小识啊,你怎么让宁远给你倒茶。这里就你最小。快点,勤快点,麻利点。”既然是她的助理,是她的经纪人,那就有点眼色一点啊。

????他的一举一动,也代表着她好么。

????宁远大度的笑笑,得了那么大的便宜,他真的毫不吝啬展现自己的魅力与大度。

????“我是哥哥嘛,多照顾一下小学弟也不是不可以的。”

????高君识狠狠瞪了宁远一眼,谁跟他是学弟了。

????宁远伸出手勾住高君识的肩膀,一副哥俩好的模样:“小君识,一会跟哥喝几杯啊。”

????真好,跟君社集团的当家人称兄道弟,说出去估计会惊掉一群人的下巴。

????餐馆上菜的速度很快,麻辣羊肚丝,清汤柴把鸭,红煨水鱼,油辣包卷菜等。

????湘菜如果没有辣味那味道就打折扣。

????宁远这几年渐渐学会了吃辣,只是脸上起的红点点,仍然是一沾辣,就会长。他的味觉已接受辣味,偏偏身体还是不能。

????许渺渺给宁远点了两道不辣的菜。菜上上来,辛云取笑:“渺渺,你偏心哦。果然是女生外向。”

????许渺渺脸微热,宁远开口护妻:“辛云,你是羡慕呢还是嫉妒呢。你也可以找个人跟你结婚。”

????“你以为我找不到?改明儿我大街上都可以拉一个去领证。”

????宁远瞟一眼明显要进入低气压的高君识一眼,不忘再加一把火:“那是。我倒是忘记了,辛大画家你的裙下之臣都可以排成一个团了。”

????啪~

????高君识的筷子猛地砸在桌子上。

????“怎么了?菜不合胃口?”

????辛云关心地问。到底是自己的助理,也是她看成小弟的男孩,能不照顾点么。

????高君识若无其事将筷子捡起来:“手滑,掉了。”

????“哦。”辛云也不再多说,大家吃起来。

????“小晴晴,渺渺,他们两个男士开车,要不我们三喝点酒吧。”

????这样聚在一起的机会难得。平常在一起,都不能喝酒,各自要开车。现在有两个免费护花使者,不用白不用。

????“好啊。我要喝。”贺晴很捧场。她们三好像还真没在一起喝过酒。

????宁远刚想制止,后想到什么,应道:“喝什么?啤的还是红的?你们仨个放心喝,我和小君识一定将你们安全送到。”

????宁远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结婚戒指。

????他和许渺渺,已经是夫妻了呀~

????“喝啤的吧。”辛云觉得湘菜够辣,配上冰冻过后的啤酒吃着,冬天冰与火的交替,一个爽字。

????别人都觉得她是艺术家,但艺术家也是很食人间烟火,也是很有生意头脑的。

????她选高君识当助理,就是她的生意头脑,事实证明,一切事情交给高君识,都迎刃而解。

????服务员送上来六瓶啤酒。贺晴是能喝的,许渺渺认为自己的酒量也不错。上次她喝了三瓶瓶装,三瓶罐装的,宁远说她酒品好,她就放心了。

????辛云也是个能喝的。

????于是,他们这一间的包间画风诡异,男人不喝酒,三个女的笑嘻嘻,有说有笑的,你干一杯,我干一杯,喝得豪放却很文雅,赏心悦目。

????“来,许小渺,我敬你一杯。恭喜你跟宁远结婚了。”辛云给自己满上一杯,又给许渺渺将杯子倒满。

????宁远给许渺渺夹了一口菜,送到许渺渺的嘴边,说:“喝慢点,喝慢点。”

????此时,许渺渺已经干掉了一瓶了。

????辛云说:“哎,宁远,是不是欺负我跟小晴晴没有男朋友啊?你这样不对哦,你们两个男士吃得差不多了,就外边儿去,抽根烟,侃侃大山,让我们仨自己喝。”

????当面秀恩爱,哼!

????宁远跟高君识对视了一眼,他们哪肯离开。

????叫服务员又上了一壶茶,两人你一杯我一杯,沉默地喝着茶,许渺渺和贺晴,辛云这三人已经喝开了。

????不过到底还是有节制的,六瓶啤酒,一人两瓶。

????贺晴看着高君识对辛云照顾有加,再看看许渺渺已经和宁远结婚了。

????她脸颊喝得通红,她人很清醒,却有一种凄凉的感觉。

????“我是不是该去转行啊?为什么我接触的男性,不是同事,就是学生的爸啊?呜呜,谁给我介绍对像,姐也想谈恋爱了。”

????“噗~”辛云喷了一口,说:“小晴晴,你才二十六岁,着什么急。就只有小渺想不通,早早把自己关在婚姻的牢笼里。像我多自在啊。想换男朋友就换男朋友,身边还有一个养眼小助理,啧……”

????“要不,小识,你也来喝一杯?”

????一直默不作声的高君识按住了杯子:“辛小姐,明天你还要出席一个活动。不宜再饮酒了。”

????而许渺渺,此时已乖乖地坐在那里,笑眯眯地,娇憨可爱。

????辛云现在还是清醒得很,见高君识难得出言管她,斜睨了高君识一眼,女王气质十足。

????她突然偏过头来,长流苏的银质耳环摇曳,划过高君识的脸颊,带来冰的感觉。

????高君识却突然觉得脸颊发热。

????辛云离他很近,一双狭长凤眸微眯,跟高君识大眼对小眼,像是要把他看透一般。

????高君识不动声色的往后靠了靠,幸而辛云也只是很快就直起身,脸颊带着淡淡的红晕。

????其实刚刚近看,她发现,高君识果然是年轻,皮肤也好,一个大男人,脸上居然也看不到一丝毛孔。

????“小识,你不乖哦,我今天要不醉不归。”

????许渺渺笑眯眯地附和:“不醉不归。”

????突然她凑近宁远,当着所有人的面,摸着宁远因为吃辣菜,脸上起的红点点,心疼地说:“阿远,疼不疼?”

????她吹了一口气,说:“我给你吹凉凉。”

????现在的许渺渺,娇憨可爱。

????宁远却知道,许渺渺已经醉了。

????他替许渺渺将大衣穿上,说:“今天就到这里吧。渺渺明天也要早起。下次周末你们仨再约着喝。”

????辛云坏笑:“嗯,今天确实是特殊日子,那我也不留你们了。”

????五人走出去,宁远早在之前就将雷刚叫了过来,护送贺晴。

????而辛云自然是由高君识送回家。

????*

????“渺渺,我们回家了。”宁远拉开车门,许渺渺乖乖的坐了上去。

????她这样子,谁也不知道她喝醉了,只有宁远清楚。

????只是许渺渺喝醉之后,酒品真的非常好,也非常的听话。你叫她做什么,她就坐什么。

????宁远上了车,发现许渺渺还坐在那里,安全带都没系。

????他莞尔一笑,偏过身去,给许渺渺将安全带系上。

????许渺渺身上带着淡淡的酒味,但并不让人讨厌。

????宁远直起身,许渺渺的眼睛一直看着他。

????宁远动,她的目光就随着宁远转动。

????“许渺渺,你知道我是谁吗?”

????宁远柔声问。

????“阿远,你是阿远。”

????她的声音清脆中带了一点点沙哑。

????宁远看着她那无辜又惑人的样子,没忍住,还是亲了她一下。

????他刚想离开,许渺渺却伸出手,揪着他的领带,就把他拉了过来。然后亲了上来……

????宁远……

????许渺渺咬着手指,像是有点不好意思,眼睛乱瞟,看向窗外,但又偷瞄他。

????宁远心里软得一塌糊涂。喝醉酒的许渺渺,在这方面行事大胆,不复往日的清冷。

????“你知道这是什么吗?”宁远将她的手和他戴着戒指的手并排在一起。戒指在车灯反射下发出清冷的光。

????“嘻嘻,我知道,我跟阿远结婚了,嘻嘻。”

????宁远忍不住伸手揉了一下她的头,然后发动了车子,开着车往家走。

????许渺渺安静的看着他,看着看着,眼眸微闭。

????待身边传来浅浅呼吸,宁远也诧异许渺渺这样安静地时候,才发现许渺渺已经睡着了。

????车进入小区地下车库,宁远将车停好,许渺渺眉只是微微皱了皱,动了一下,仍然闭着眼睛,没有睁开。

????她声音透着一点慵懒:“阿远,到了吗?”

????宁远伸出手替许渺渺解开安全带,说:“嗯,到了。”

????“阿远,我要抱抱。”

????许渺渺闭着眼睛,向宁远伸出了手。

????宁远一手提着两人的公文包,长腿跨出来,将车门关上。

????然后走到副驾驶的车位,打开了车门。

????许渺渺仍然闭着眼睛,求抱。

????她的头发及肩长度,此时已经散开了。

????柔软的发丝,有一些横在脸上。此时的许渺渺,就像娇软要人疼爱的小姑娘。

????宁远知道过去的阴影在她心中已慢慢褪去。

????回归许家之后,她也慢慢学会了撒娇。

????但更多的时候,她仍然是那种独立自信的许渺渺。

????宁远伸出手,将许渺渺抱了起来。

????许渺渺依恋的将头靠在了宁远的肩上。

????许渺渺觉得宁远的怀抱真的很宽广,他身上的气味清冽好闻,没有乱七八糟的女人的香水味。

????到了家门口,许渺渺接过宁远手上的公文包,自动往自己住的房间走去。

????宁远站在原地,突然哭笑不得。

????许渺渺已经跟他结婚了,难道两人还要各回各家?

????“渺渺~”宁远再开口,声音有点哑,他自己都吓了一大跳:“渺渺,我们的家在这里。我们已经结婚了。”

????许渺渺站在原地,困惑的看了一眼宁远,似是在消化宁远话语里的意思。

????最后,她乖乖点了点头,说:“嗯,阿远,我知道了。结婚了就是要住一起的,像我爸爸和我妈妈一样。”

????宁远向许渺渺伸出了手,许渺渺乖乖的把自己的小手,放进了宁远的手里。

????两个人牵着手,宁远似乎能听得见自己的心跳声。

????回家了,真好,回他和许渺渺的家。

????九年的时间,说长不长,说短也长。

????人生能有几个九年呢?

????许渺渺不知道这一刻,他等了有多久。

????以后,许渺渺就是他的妻,他会护她一辈子。

????()
为您推荐